bifa365必发

注册 / 登陆
媒体聚焦| 东岳客·去跑马岭正是好时候

济南人去南部山区,和吃家常饭一样,随时找个空就能溜一圈。南山能看的实在太多,美景佳境不胜枚举。跑十几年,也不敢说阅尽的话。山野、川流、沟壑中潜藏的意想不到,数不胜数,像个宝库。

最近跑了趟卧虎山,顺道转了半拉玉符河。坝内水少了,东部库底裸出来,绿草如茵,像个小草原。卧虎山瘦了太多,一汪水卷缩在西端,好像仅剩只大眼。玉符河也只有接近104段,还盈着一泓青碧。南山行没去跑马岭,像是丢了啥。又几日,只好单跑一趟,像是补课,好在轻车熟路,开车须臾间的事。

先去看雪豹。这只豹从青海来济南快十年了,成了老豹子。三江源那么高,当年从四五千米下到不足千米,雪豹居然一下就适应了。雪豹珍。徊钇浯笮苊。豹子暴躁、机警,近身不得。一把年纪,仍不见龙钟态,睡觉睁只眼闭只眼。隔着围网,费半天劲,才寻到卧在房顶上的暮年豹子。

颐养天年年纪,仍不安闲半分。上蹿下跳,本性使然!

前行几步是望岳亭,这里无遮无拦赏,开合度大,观景视角最好,能开胸襟。一分钱不用花,随便遥望朦胧意境里泰山“头颅”。四周一脉黛青山峦,山看多了,心神旷怡又踏实。最南边崖壁上围着一条长廊,是喝茶或咖啡的好地方。小驻片刻,便不想移动脚步。若能夜宿于此,看如洗夜空,璀璨群星,会进一步生出安居念想。

640?wx_fmt=png

俗常日子,无聊无奈事居多,想去就去,说走走,只能是愿望。故,不尽意十之八九成常态,一味可意顺心只是奢望。

自望岳亭回返,御马亭躲不过,这里景色幽奇雄险。来跑马岭不看望岳亭、御马亭,成色会折损大半。御马亭在齐长城一侧,隔着大道,藏得深,若不悉心会一带而过。沿着御马雕塑,由一条曲径进去,近似入桃花源,复行数十步方见满眼风景。御马亭夹在两条谷之间,右首是著名的黄石梁谷。黄石梁谷绕过御马亭,往东蜿蜒而去。谷幽深,长满各种各样的树,谷底生有不少名贵药材。在御马亭远望,和望岳亭完全不一样。那里一览无余,这里则是由几座山一交错剪裁,勾勒出画面更精炼,无一笔累赘之墨。

御马亭的五月,南山崖上生满连翘,一壁的鹅黄,动人心魄。此景最适合文人墨客雅聚,可酣畅把酒、可吟唱、可书、可画,不逊兰亭。如此佳境,济南为数不多。有绿树、野花、清风相伴,块垒顿消。

一段时间没来,大门内区域变化够大。不需刮目,但觉得眼生,着实新鲜好看了。游禽湖水面大了不少,四周建了些亭子和游廊,皆木制,像个独立小公园。早些时候,湖里有黑天鹅、鸳鸯和绿头鸭,日日悠闲地游来游去。

640?wx_fmt=png

西面坡地和平台上也建了不少草房,都是民俗版本,野趣横生。从窗户外往里看,房内现代化用具一应俱全。门外门里,两重天地,一步能从乡野跨进都市,意境好是奇妙。

最西端的山谷新添了不少动物。狐狸轱辘着大眼,不知要去迷惑哪一位。空有一副好容貌的孔雀,眼神木然地悠闲踱步。胆小如鼠的梅花鹿,仍旧小心翼翼,担不起一丝风吹草动。见到一种袖珍小马,就是驮个大胖子就能压趴的那种马。还有好多叫不上名字的鸡,山谷活跃起来。

640?wx_fmt=png

640?wx_fmt=png

遇上几位熟人,都忙得不亦乐乎,匆匆擦身而过。负责保卫的老李,刚刚擦完一头汗水。小马的鞋全染绿了,运动鞋成了军鞋。小张也是一副刚撂下活的样子,满脸通红,胸脯一张一张的。赶上他们在搞全员义务劳动,清理杂草。十足南泥湾光景,挺感染人。他们求得“家园”完美,不允许一丝一毫的瑕疵。

640?wx_fmt=png

去射击中心,惊讶发现他们短时期里添了很多家当。几个闲置的馆都充实起来,大人带孩子来玩,可分头行动。孩子可模拟电子射箭,射击,还可以穿着铠甲打斗。整座生机勃勃的院落,到处洋溢一种向上的朝气。经营者无处不到的缜密,他们会走得更高更远。

时下市区已酷暑难耐,车不开空调能把人蒸熟。到跑马岭山半腰,打开车窗,让山风夹裹着花香进来,空调成了累赘。转了半天,身体吝啬地居然没出半滴汗,爽在骨子里。这半天,犹如时光回溯,又一次体味了春天的惬意。跑马岭好客,一家人洒扫庭除,恭候朋友。听说他们的农家大餐也不错,还有一种汤叫媳妇汤,是南山所独有的。好酒趵突泉也产在南部,距此仅一箭地。


2021年6月11日

作者简介


640?wx_fmt=jpeg

赵峰:一九六五年生,山东平阴东阿镇人。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,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,济南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,就职于bifa365必发旗下百合园林集团。出版有散文集《就那么回事》、《谋生纪事》等,散文集《混口饭吃》、《哦,跑马岭》也即将与读者见面。现居济南。

分享到微信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bifa365必发-必发网手机版